剛柔並濟的瓷器美學——民族工藝的轉捩點
20.jpg

清代盛大士《溪山臥游錄》謂:「畫有三到,理也、氣也、趣也。非是三者,不能入精妙神逸之品,故必於平中求奇,純綿裹鐵,虛實相生。」

 

長期以來,瓷器皆以優美封閉圓筒狀的單純身影展現,再藉釉色筆意,或飾以卷草紋之青花,或華麗之粉彩或鬥彩之山水花鳥仕女圖案,更顯其委婉甜美嬌柔,就意象上,天生麗質,有著與世無爭安穩的高貴氣韻。

 

然而時代的變遷,時下周遭儘是搖滾樂般充滿機動錯踪片段的激情變奏,現在的體驗是動盪的,速度的,結構的,數位的,不再安靜,不再幽柔,在充滿陽剛的節拍裡,每個人都在力爭上游的世故中,建立自己正派俐落的風格。

 

後浪推前浪,一切都隨潮流與時俱進,這個現代工業文明現象必須和原有古典華麗優雅的傳統瓷器文化相融,以完成「平中求奇,純綿裹鐵,虛實相生」的精妙神品,盛大士指的正是剛柔並濟的和諧美,是陰陽調和的均衡美。

 

工業革命後,世界變化一日千里。20世紀起,瓷器器皿形制即長期與時代脈動脫節,當然癥結是瓷土高溫收縮和軟化的製成問題,讓瓷器無法做根本的改變,但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事在人為。

 

胸懷瓷器美學革新和重振偉大民族工藝昔日雄風的想望,當全世界認為不可行,王俠軍毅然決然從零開始,閉門造車三年,在瓷藝唯一的製程中,努力將瓷器最艱難的陽剛之氣融入原有的陰柔中,在虛中補上實的力度,皇天不負苦心人,在無數次的失敗後,終於跨過了1800年的門檻,完成瓷器歷史性的一刻,以剛毅帶出傳統形制的時尚氣韻,建立舒適中庸的均衡美感。

 

從歷史的演繹可看出,無論在那個崗位上,傳承與創新,是每個人工作上必要的態度和職責,因為競爭力是民族與文化續航的重要動力,無論是為事半功倍找到好方法,還是優勢基因的進化,都不能片刻怠惰。

 

壬俠軍果然如「華人智造者」一書所給予的歷史定位——中華瓷器文化復興者,實至名歸,以工藝的突破,美學的新意,讓我們又看到式微甚久瓷器的新曙光。

 

友善列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