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工藝中的冒險,瘋狂執意的超越世界
p001.jpg

官窯是宮庭御用的瓷器作坊,因工藝考究,質量精美,後成為中國瓷器最高級別的概念。

 

話說十年前剛完成一些時尚茶具組和一兩件中型尺寸作品的八方新氣,於藝廊展覽期間,有瓷器專家來收藏,説在他三十餘年的收藏,從宋到明清,他從未收藏當代人的作品,這是第一遭,而在多年走訪各地名窯、博物館、拍賣場,所吸收學習理解瓷器的知識和經驗,他説這些作品所挑戰的工藝比官窯還官窯!

 

「官窯」二字立馬喚醒了王俠軍,這殿堂般清晰的尊貴級別,正是他要將式微的產業帶領的目標高度,於是「官窯的浪漫 美學的實現」成為他創作的指標和品牌的核心價值,也因為理念和作品呈現的一致,而榮獲第一安永文化創業家獎的肯定。

 

浪漫指的是追求極致不惜代價的激情,沒有激情是無法面對一二再的工藝挫敗,的確,回想起來,要不是有不知量力的天真,要不是有不知天高地厚的浪漫,可能第一年就打退堂鼓了。瓷土高溫收縮軟化的宿命天性,基本上,從東漢末年逐漸成熟的工藝,1800年其器皿形制從未改變,若沒有王俠軍浪漫的情懷,恐怕仍然未能破解。

 

但他心中的官窯還是和傳統的官窯有所差別,工藝考究成品精美是傳統官窯的要求標準,這只是基本必備的條件,王俠軍更重視美學的主張和形制的創新,這意識上是大不同的,真的那是比官窯還官窯的追求高度。

 

於是從「祥龍獻瑞」「英姿」「鳯鳴八方」「人間四喜」「觀遠」到「満江紅」,除了形制的不停進化,更有豐富寓意的鋪陳,即使都是低於百分之五的成功率,浪漫依然,只為僅差一里路的美麗,僅差一絲裂縫的雋永,王俠軍繼續浪漫的走著。

常有人説八方新氣是兩岸四地,文化產業的最後浪漫,的確,恐怕再也看不到有如此驚天動地變革的展演。而他所完成瓷器的意象,早就超越了過去官窯歷史高度的天花板。 

友善列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