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命之年的想望 — 偉大民族工藝的振興
21.jpg
就創作轉型而言,知命之年是沒有優勢的,但有些元素是可以加分的,無論是人生閲歷的豐富多元,還是生活品味的周延深刻,都能為作品帶來質量上的提升,而唯一可以逆轉頹勢的,就是半百後執意要換跑道的動機,這個意識才是再創人生高潮的關鍵所在。
 
王俠軍從成功的玻璃事業,突然又毫不猶豫急轉到一個自己完全陌生的瓷器領域,他這趟瓷器革新之路,即使現在回頭看,還是險象環生。雖然如此,但絕對是做了知命之年事前的完全評估和判斷,但立意於生命價值、歷史情懷、文化關照和美術追求的格局中,商業的盤算常就視而不見了,在文化是好生意的主旨下,商業就不是焦點關注的議題了。
 
年齡閲歷會改變一個人價值觀和視野,他將「官窯的浪漫 美學的實現」做為八方新氣的價值核心,以此定位創作的高度,如今看到一件一件劃時代內外兼具作品的誕生,都是必然的結果了。
 
「世紀豪情」作品從底部圏足升起工藝艱難的薄片,撑起飽滿瓶身,虛實厚薄,對比映照,展現豪邁的霸氣和偉岸的壯麗,突破瓷器千百年來婉約優雅的意象,呈現陰陽調和、剛柔並濟的均衡莊嚴,而瓶肩再升起向外向上一圈繽紛的提耳,將作品帶出更壯闊的振奮。其中現代語意的應用、工藝挑戰的克服,將1800年的美學守成,打開一個優雅而雄偉出口。
 
「帝國記憶」則將傳統長幼有序、進退考究的倫理意象,轉換為茶具組的莊嚴氣氛。結合尊、爵和鼎從造型到手感,打造一期一會喝的隆重感質,優美弧線彼此重複呼應和杯座設計共同強化儀式般的尊貴感,在功能、美麗之餘,再造喝的新風情。
  
這些作品從形式到意象,從創意到寓意,這趟瓷器破冰之旅,是王俠軍知命之年的世故壯舉,為冰封的美麗帶來春天的新意。
友善列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