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三世 懸命奇緣
1005-3.jpg
生命是循序漸進,慢慢成就一生的故事!
從電影人到玻璃大師,再到中華瓷器文化復興者的王俠軍卻好像活了三輩子,每一段情節迭宕起伏精彩萬分,而第三段白瓷人生更帶出壯麗的險奇風景 
 

像自己主修的電影,王俠軍的藝術生命,就是一部劇情豐富多變的電影一樣傳奇,經常無中生有,由零開始,從谷底翻轉,情緒峰迴路轉,情節柳暗花明,如此高潮迭起,為生活注滿浪漫,為作品添加奇情,在充滿原創性的生涯中,體現了生命正是藝術本身。

從編輯、攝影、廣告、設計、演員、導演、玻璃到瓷器,如一列火車駛經每個不同的站,體驗不同的風景,邂逅不同的人物和展開不同的故事,這其中的美學議題和創意關照需要不同的專業來完成,它們在王俠軍身上積累了豐沛的體驗、熱情和自信,他這古典學電影「八大綜合藝術」的方式,最終在瓷器的藍海悠然揮灑編撰,聚集成一部史詩般激情壯烈的腳本。
 
「臨江仙」源起生活的映照,觸景生情,從每天晨運基隆河畔所見的景物,而有了寓意「天行健 君子以自強不息」的靈感,反其道而行,將「臨江仙」功名利祿如過眼雲煙,消極出世的生命主張,幻化為積極有為的生活動力,一切為不朽的文化、美學和風格挺身而出,再接再厲,為生命戲劇性的高潮不遺餘力,也為瓷器「花瓶」長期貶抑的柔美,增添寓「道」於器的價值,它們以果決的身段,宣示自我的生命態度。
 
此作品將瓶器構成的一體性,根本解構,如多條事件同步進行發展的戲劇,作品也由前後各方架構站立,其美感正如清朝盛大士所指精妙神逸之品所必備的特貿一般,「剛柔互見 純棉裹鐡 虛實相生」。
 
見物見志,作品的特質和作者的經歷必然是相關並一致的,「臨江仙」從發想即帶著電影的情懷鋪陳,而落實工藝製成的細節,處理不同方位平面的精確,自然也如電影的製作一樣,帶著浪漫和激情執意要完美。
 
「臨江仙」系列作品之一,「將進酒」亦帶著如此優雅的浪漫和細膩而艱巨的工藝所完成。
友善列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