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造就雋永創新的精彩!
photo.jpg
就產業而言,創新是高風險的事情,據統計成功率不到10%。所謂高不僅是失敗率高,其投入的資源也高,就這現象而言,創新宛若一場豪賭?然而王俠軍並不是流著賭徒的血液,沒有賭徒的個性,但有著過往創作玻璃和瓷器的成功,心中早備妥尋找藍海的羅盤,即使每次賭注都不小,但終究行於中道,不會失去方向。

 

創新基本有三個面向,一是觀念上的,就八方新氣而言,即是在創造瓷器與時俱進的當代性,建構其在歷史意義上的正確性,以及經時空變化後瓷器體驗的合宜性。二是形式上的,也就是外觀上必然要有的區隔,即在造型上有所突破,從傳承過渡創新做出的亮點特色,必須與眾不同。三是價值上的,除了工藝的完整性和美學上人文的雋永意義,更在品牌形象上建立特有多元的口碑事蹟,從創意、工藝和詩意般的作品故事中,共構出其他品牌無法附有的情感利多,這何嘗不是另一種物超所值呢!

 

正如上述,工藝的突破要大量人力物力和時間的研發投入,而王俠軍要越過的畢竟是從東漢末年至今,瓷器發展已成熟發展1800年、劃時代的高山峻嶺,這是難上加難的挑戰啊!然三年光景的奮戰,能脫身而出,真是因緣俱足。而被稱為「中華瓷器文化復興者」除了努力更要有福報,畢竟這前無古人的壯舉,是絕對的高風險事業選擇。所幸,完備的文化和價值基因,減少了新作品與市場上溝通所需消耗的時間和資源,否則又是一番折騰。

 

「祥龍獻瑞」,突破傳統單純直筒的器皿造型,不再委婉渾圓純靜,解構後的腔體,凸顯高聳擔當的雙肩和抬頭挺胸的氣韻,和削尖之雙足,共構出頂天立地干雲的豪情,祥瑞之氣必須自強剛毅來承接受用。作品積極向上,俐落身影帶出動能力度,昂然氣度帶出時代自信,瓷器不再被動靜態而是主動表述。精準的原型㓮鑿、繁瑣的模組翻製、困難的成功燒製,終獻出殿堂莊嚴的新氣象。「祥龍獻瑞」作品的精彩,不但在美國國會圖書館收藏,也於保利拍賣會上成功落鎚。
友善列印版本